太白。

问道逍遥

问道逍遥


        山雾隐隐的流绕在林间,紫气东来,微微穿过枝叶间的孔隙,零零点点的撒在小徒弟脸上,庄周慵慵的盘膝坐在他对面,小徒弟明显感觉到他的呼吸平缓,似乎随着这里的雾气浮动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,来了?”他缓缓的睁开双眼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嗯,敏儿来了,师傅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今日为何事来找为师啊?”庄周慢悠悠的说着,目光平和的盯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 小徒弟先是一拜,随而跪坐在庄周面前说:“徒儿想请教师父一点问题,如有冒昧,还望师父见谅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庄周怡然一笑:“还有何事能困扰到敏儿你啊,不妨不妨,给为师说来听听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小徒弟礼貌的微笑着:“师父,南冥当真有鲲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庄周朗然一笑,缓缓的说:“不过是古书《齐谐》写来骗小孩子的,你倒还真信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那,彭祖是真的吗?”

小徒弟睁大了眼睛,极为好奇的问道
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,彭祖确有其人,是长寿了点,至于八百岁,多少会有点夸张成分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那师父,列子御风而行总得是真的吧。”


       庄周噗嗤一笑:“你师父我在道家修行这么长时间,可从来不会什么御风而行。”


“那师父,逍遥游是不是都是假的?”


       “是,也不是。”

他捻了捻胡子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 “那师父,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什么是道,什么是逍遥?”


       “这——”他缓缓说道“就是你的问题?”


      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失礼数,微微颔首默许。


       “天地有常,有无常。天地的常是规律,无常是变数,可无论规律还是变数都是随‘道’而运作于天地之间。”庄周起身说道。“这就是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师父,什么是道?”


        熹微的阳光透过了点进他如潭水般平静眸子里,微微荡出零星的光来,他顾首说道:“昼夜更替,花开叶落,逢别哀喜,世事沧桑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小徒弟突然焕然大悟兴奋的说:“是天地间冥冥之中的规则!”


        庄周只是笑着,也不言语。


“那,那,师父”他激动的说:“什么又是‘逍遥’呢?是不是挣脱‘道’的束缚啊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又在说胡话了。”他揉了揉小徒弟的脑袋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难道不是吗?敏儿又错了吗?”他略显沮丧的坠下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为师‘逍遥游’里面的鲲鹏,彭祖,列子,什么的确实是骗小孩子的,但也不是,他们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逃脱天地之道的束缚,你可还记得这‘逍遥游’的最后几句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敏儿记得,是‘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呜呼待哉,故曰::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”


“你以为逍遥是没有约束?可自然之法,天地之道谁又能超脱?生命只能是顺其而行罢了,翠绿叶子终究有一天会干枯腐朽,生命难免会有尽头,可一心被这些东西羁绊,逍遥又从何而来?利禄不重要,功名不重要,我是不是我亦不重要,我时常想,既然做不了南冥的鲲鹏,做一只漆园的蝴蝶也不错,到底蝴蝶是我,还是我是蝴蝶,其实都不重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 说罢,长袖一拂,便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原来是我多想了,哪里来的逍遥,所谓逍遥,不过是解脱,不过是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忘记。”

二改 太白


前尘隔海,古屋不再。

今年不要吃糖了呢!